首 頁 >> 紀念文章
毛主席和周總理教導呂玉蘭健康成長(組圖)
2019-07-04 09:37:37
作者:江山
瀏覽次數:
 
【字號
打印
【收藏】
E-mail推薦:
分享到:0

1969年4月24日下午,在黨的“九大”上,毛澤東主席親切接見呂玉蘭,說:“你就是呂玉蘭,你的名字我記下了。”(中紅網紅色圖庫)

在黨的九大上,呂玉蘭受到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的親切接見。(中共“九大”紀錄片截圖)

在1969年4月召開的黨的“九大”上,毛澤東主席在主持大會。位于主席臺右側第四排頭戴白毛巾者為呂玉蘭,正在聚精會神地閱讀文件。(中紅網紅色圖庫)

在1969年4月召開的黨的九大上,位于主席臺的呂玉蘭(四排中載白頭巾者)在聚精會神地閱讀文件。(中紅網紅色圖庫)

1970年7月12日,中共中央修改憲法起草委員會成立。毛澤東(前排左一),周恩來(前排左三),董必武(前排左二)等中央領導接見了全體委員。工農兵代表倪志福(后排右一)、呂玉蘭(后排右二)參加了接見。(中紅網紅色圖庫)

1973年8月,毛澤東、周恩來在黨的“十大”主席臺上 。位于主席臺右側第三排頭載白毛巾者為呂玉蘭。(中紅網紅色圖庫)

    中紅網北京2019年7月1日電(江山)我的妻子呂玉蘭原本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姑娘,后來成長為新中國著名的女勞模和年輕的女省委書記,還先后擔任了三屆中央委員和兩屆全國人大常委。每當回憶她的成長過程,就會想起她的幸運:生活在偉大的毛主席和周總理這兩位偉人的時代,而且有幸得到了他們的親切接見和諄諄教誨。而玉蘭也極為尊重這兩位老革命家,堅決按照他們的指示去做,終于得以健康成長。

    在困難中依靠毛主席教導指引方向

    1960年,我國處在“三年困難時期”的第二年。當時,呂玉蘭所在的山東省聊城地區臨清縣(1964年底劃為河北省邢臺市臨西縣)東留善固大隊分為前后兩個大隊,玉蘭所在的是后留善固大隊。擔任大隊黨支部書記不久的玉蘭,承受著無論是生產還是生活都存在很多困難的壓力。然而,新支部這時還面臨著幾個以綽號“老黑”為首的犯錯誤下臺干部的搗亂,這付擔子有千鈞重啊!

    那年,黨中央發出由周恩來總理主持制定的《關于農村人民公社當前政策問題的緊急指示信》,在全國農村普遍開展了一場“整風整社”運動。后留善固“老黑”一伙以為有機可乘,就散布謠言,煽動群眾,趁玉蘭到縣里去參加全縣四級干部會的時候,把村北那片樹林全平了,接著牛也一頭一頭地死起來,不幾天竟一連死了7頭。同時找了一些私心重的人,又威嚇一些膽小的,串通了十幾個社員,通過向上級寫誣告信的辦法,告玉蘭的“黑狀”。卑鄙的是,他們乘大隊干部賈俊剛不在家,騙取了他的手章,竟冒名寫誣告信。

    20多天的四級干部會終于結束了,玉蘭回到了村里。只見“老黑”一伙寫的大字報,黃的、綠的、白的,街上、樹上、電線桿上,從村里一直貼到10里外的下堡寺鎮上,甚至連玉蘭家的大門都糊上了。大字報上什么罵人的話、“上綱上線”的話,都寫上了。

    對于這些,玉蘭也估計到了,但沒想到他們搞得規模這么大。然而,更叫她出乎意料的,是在整風會上。那天晚上會議一開始,玉蘭代表大隊黨支部,先把自己擔任支書以來工作中存在的問題,一條一條地擺出來,懇切地希望大家幫助支部整風。參加會議的廣大黨員和群眾,看到她的態度這樣誠懇,都深受感動。

    但是,“老黑”一伙還沒等玉蘭說完,就像一群惡狼,嗷嗷地亂叫起來:“這樣檢查不行!”“你要老實一點!”“你個小妮子頂啥用,俺寧保太子不保娘娘!”“呂玉蘭,你有什么了不起,你這個小妮子倒成精了!”“當東留善固的支書不向著東留善固,趁早下臺吧!”……喊聲、叫聲、敲桌子打板凳的聲音,亂成一團,簡直要把整個屋子抬起來。

    這下子,許多共產黨員和群眾都激怒了,壓在心底的怒火頓時迸發出來。老黨員呂廷偉站起來氣憤地說:“整風是為了保衛三面紅旗,誰砍紅旗,誰舉紅旗,群眾知道!”婦女隊長孫秀芹氣得臉發黃,大聲說:“你們瞎說,你們捏造。你們這不是提意見,是胡鬧!”

    這時,整風會已開到了半夜,門外刮起了大北風。剛剛宣布散會,突然會場上傳出了“不要走”的大聲招呼。立刻,要走的又站住了,剛站起來的也坐了下來。“老黑”一伙也愣住了:“這時還有誰在招呼人?”原來不是別人,正是他們要整倒的玉蘭。此刻,她正理直氣壯地站在那里,大聲地對大伙兒說:“大家不要走,俺們還要安排明天的生產。整風要整出干勁來,干勁要用在生產上。明天開展隊與隊的積肥競賽,干部要帶頭!”“老黑”他們一晚上的瘋狂怪叫,都被玉蘭“整風要整出干勁來”的豪言壯語壓了下去。

    玉蘭回到家里,心情一時平靜不下來。她點上油燈,習慣地打開毛主席著作,學習起來。每當工作中出現問題的時候,都是毛主席的親切教導,給她指明了前進的方向,使她不動搖、不畏縮。如今,她又在毛主席著作中吸取力量,尋找解決問題的答案了。

    當她讀到毛主席說的“什么叫問題?問題就是事物的矛盾”這句話時,感到格外親切。她反復琢磨著每句話的深刻意義,不禁浮想聯翩:“毛主席,您說得多好啊!在俺前進的道路上,遇到的這一個個問題,哪一個不是矛盾和斗爭啊!您這不是沖俺東留善固的情況說的嗎?這些年來,又同自然災害斗,又同壞人壞事斗,按倒葫蘆起來瓢,一個矛盾接一個矛盾,一場斗爭接一場斗爭,從來沒有平靜過。今晚,他們造謠誣蔑、瘋狂反撲,其實反對的不是俺一個人,而是一場奪權斗爭。俺是共產黨員,就應當不怕矛盾,心里沒病死不了人。俺一定要站穩立場,經得住這場斗爭的考驗,堅決同他們斗到底!”

    這時,院子里突然響起一串腳步聲。玉蘭開門一看,是老貧農、老黨員呂延偉、呂世周、孫振祥、楊宗興等六七個人,手里拿著棍子。原來散會后,他們不放心,生怕心黑手毒的“老黑”一伙謀害玉蘭,就不約而同地來到玉蘭家,決心保護玉蘭。

    玉蘭望著這一張張親切的面孔,聽著大伙兒一句句安慰她的話語,一股暖流頓時從心底涌遍全身,只覺得背后有了強大的靠山。玉蘭堅定地對大家說:“俺不難過,一滴眼淚也不掉!劉胡蘭在敵人鍘刀下,英勇不屈,俺這點委屈和壓力算得了什么!月亮明,做賊的還反對呢!有黨和毛主席給咱們做主,他們翻不了天。你們放心,都回去睡吧!”

    “玉蘭說得對!月亮明,做賊的還反對呢!”呂延偉接著玉蘭的話茬說,“咱們都放心吧,玉蘭心里有數著呢!”

    玉蘭送走了大家,回到屋里,又拿起毛主席的著作讀起來,越讀越興奮。直到天亮了,她才趴在小桌子上,不知不覺地睡著了。

    天剛蒙蒙亮,生產隊的清脆鐘聲,又響起來了。這鐘聲,是玉蘭敲響的。她走到各家各戶門前,還像以前那樣熱切地向大家打著招呼:“快起來吧!下地啦!”社員們聽到這響亮的鐘聲,這親切的喊聲,都紛紛走出大門,簇擁玉蘭,大步走向田間。“老黑”這伙人,卻恨得咬牙切齒,罵道:“真他媽的邪門,越斗,她的干勁倒越大了!”

    過了些日子,中共臨清縣委特意派了一個工作組,來村里進行調查。他們進村后,先找了大隊干部賈俊剛,了解一些干部和群眾寫信告狀的事。賈俊剛如實匯報:“俺當時沒在家,誣告信是‘老黑’他們寫的,手章是他們拿去蓋的,寫的什么,俺全不知道。”工作組召開了全體社員大會,當眾揭穿了“老黑”一伙陷害玉蘭、誣告黨支部的陰謀活動。工作組一條一條地把通過調查核實得來的材料,全部公布于眾。廣大干部群眾高興地說:“‘老黑’一伙這回耍的陰謀又破產了!”

    1966年,呂玉蘭面對各地前來采訪的記者不斷提出的“你為什么甘愿做一個傻子?”“你為什么把革命當作終身大事?”“你為什么越干越歡?”等問題,認真總結了自己多年來讀毛澤東的書、聽毛主席的話、照毛主席指示辦事的體會,在有關同志的協助下,寫下了《十個為什么?》的文章,先是發表在《河北日報》上,被新華社轉發全國后,先后被《解放軍報》、《人民日報》和許多海內外報刊雜志轉載,一時被傳為佳話。

    毛主席親切地握著玉蘭的手說:“你的名字我記下了”

    這是一幅珍貴的歷史照片:只見毛澤東主席站在主席臺上,寬大的右手向前遠伸,同玉蘭親切握手,慈祥的目光注視著這位頭裹白毛巾的農村姑娘;玉蘭的手緊緊同毛主席的手握在一起,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。這是在1969年4月舉行的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,毛主席親切接見玉蘭的情景。

    這年春天,玉蘭參加了中共“九大”,作為主席團成員,光榮地登上了人民大會堂的主席臺。在4月24日下午舉行的選舉中央委員、候補委員的閉幕式上,玉蘭幸運地被劃分到與毛主席同一個選區的第一票箱投票。

    忽然,周總理的目光同玉蘭的目光相對而視,總理笑著向玉蘭招招手。玉蘭看到總理向她打招呼,趕忙走上前去,站在了毛主席、周總理的前面。總理向毛主席介紹說:“她是呂玉蘭,河北的代表。”

    毛主席高興地站起來,親切地同玉蘭握手,說:“你就是河北的呂玉蘭?你的名字我記下了!”

    玉蘭激動得熱淚盈眶,好像有許多話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傾訴,但一下子又說不出來,只是使勁地點點頭。

    就在這次大會上,年僅29歲的玉蘭,光榮地當選為中央委員。她后來在一篇文章中,記述了自己當時的心情:“黨的‘九大’選舉結束了,我們這些工農基層干部能當選為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,這是我們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啊!特別是,毛主席還同我握了手。我的心跳得厲害,想的很多很多。我想,是光輝的毛澤東思想指引我迎著大風大浪往前闖,使我從原來不懂得革命和建設的普通農村姑娘,成長為帶領干部和群眾改變家鄉貧困落后面貌的帶頭人。要不是毛主席和共產黨,我這個舊社會壓在最底層的黃毛丫頭,哪能有今天?我還想,毛主席把這么重的擔子交給我,我能擔得起來嗎?大會結束了,我懷著戰士出征的心情,跨出雄偉的人民大會堂。我默默地想著:敬愛的毛主席,請您老人家放心,您哺育成長的后一代,永遠聽您的話,為您老人家爭氣!”

    “九大”期間,周總理向代表們轉達了毛主席對工農中央委員的指示:“要注意,要他們不要脫離群眾,不要脫產,又要工作。”這對玉蘭是個很大的教育。她后來在回憶自己貫徹落實毛主席這一指示的行動時,這樣寫道:“我在‘九大’后,滿懷領袖的殷切期望,帶著人民的重托,先后走上了縣和省的領導崗位。崗位變了,工作和會議也自然變得多了一些。但是,毛主席的教導,像警鐘一樣,時刻在我心底鳴響。我暗暗激勵自己,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線指引我們走上了領導崗位,如果一旦脫離勞動,脫離群眾,脫離基層,就會辜負偉大領袖的殷切希望,就是變質的開始,甚至會成為騎在勞動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吸血鬼,變成貧下中農的革命對象。幾年來,我千方百計地擠時間深入基層,參加集體生產勞動。春天鋤地,夏天割麥,總愿意和小伙子們爭個高低。我堅持同貧下中農在一塊地里干活,在一本賬上記工、參加分配。我深深體會到,身上有土氣,工作起來才有朝氣。帝國主義的預言家們,不是把‘和平演變’的希望,寄托在我們黨的第三代、第四代身上嗎?我一定要認真學習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,永遠和人民群眾心連心,永遠做毛主席希望的赤腳書記,以實際行動徹底粉碎那些資產階級老爺們的復辟美夢!”

    是的,玉蘭對毛主席的感情,是難以用言語來表達的:她這輩子學會的第一首歌是《東方紅》,后來就成為她終生最愛唱的一首歌;在玉蘭的筆記上,每本都抄錄著許多毛主席語錄,寫著自己的學習體會……

    是的,正是在毛澤東思想的哺育下,玉蘭才得以健康成長。那是1955年,玉蘭響應黨和毛主席關于知識青年到農村去的號召,回鄉務農。1956年,玉蘭又是學習了毛主席的報告《關于農業合作化問題》,積極帶領本村農民走合作化道路,并擔任了合作社副社長。1958年,玉蘭又自費買了《毛澤東選集》,不斷從毛主席著作中吸取智慧和力量,認真按他老人家的教導去艱苦創業、奮斗不息。

    玉蘭多次向我談到她好幾回夢見毛主席的情形,感情是那樣真摯:“每當俺在特別困難的時候,就會夢見毛主席。那是1956年初,俺當‘鐵球’合作社社長不久,由于社小、人少、底子薄,社里生產困難重重。有些人還到家里鬧退社,俺爹也老是說俺管事多。俺剛當一把手,真覺得難啊!那天晚上,躺在床上,翻來覆去睡不著,想到了毛主席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,想到了毛主席號召農民走集體化道路。不知什么時候,俺就睡著了,夢見了毛主席:毛主席在縣委書記張鏡湖的陪同下,來到了俺們村。俺趕忙跑上去迎接,喊了聲:‘毛主席!’就醒了。”

    玉蘭夢寐以求見毛主席的夙愿,終于實現了。那是1966年國慶節,她第一次見到毛主席。后來,在參加黨的“九大”、九屆二中全會、中央憲法起草委員會會議、黨的“十大”等場合,玉蘭又多次見過毛主席,先后有18次之多。她在筆記本上,對自己每一次見到敬愛的人民領袖,幾乎都記下了時間、地點、具體情景和自己的感受。

    1976年9月9日,偉大領袖毛主席不幸因病逝世。玉蘭心中萬分悲痛,禁不住失聲痛哭。她在各種會議上回憶毛主席會見她的情景,起草有關回憶文章和詩歌。她寫的題為《紅太陽照耀我成長》的文章,題為《我永遠做毛主席的忠誠女兒》的詩歌,先后發表在中央和省級報刊上。

    是的,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,已經成為指引玉蘭不斷前進的最強大的精神力量。正如她在一篇文章中寫的:“毛主席啊,是您的光輝思想哺育我成長,您的革命路線為我們指引了勝利前進的方向!要不是毛主席的教導,我這個普通的農村青年,哪能有今天?敬愛的毛主席,我將永遠記住您的恩澤!”

|<< << < 1 2 > >> >>|

(責任編輯:cmsnews2007)
·上一篇:吟誦全國勞模呂玉蘭詩歌兩首
·下一篇:無
·河北省邱縣直工委組織新黨員到呂玉蘭紀念館舉行入黨宣誓儀式(組圖)
·吟誦全國勞模呂玉蘭詩歌兩首
·呂玉蘭:一生保持勞動人民本色(組圖)
·也談玉蘭精神
·“春游·故鄉·理想”——重走玉蘭創業路五年級研學活動(組圖)
·感情深厚的郭俊苓老市長來東留善固村指導工作回顧(圖)
·剪紙藝術家殷付云為女勞模呂玉蘭造像(組圖)
·畫家柏雨向呂玉蘭紀念館網贈送繪畫作品(組圖)
·紅筆桿:畫家柏雨向呂玉蘭紀念館網贈送繪畫作品(組圖)
·特稿:畫家柏雨向呂玉蘭紀念館網贈送繪畫作品(組圖)
呂玉蘭紀念館版權聲明: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呂玉蘭紀念館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呂玉蘭紀念館所有,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呂玉蘭紀念館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2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來信:[email protected]
江苏时时快三